剖析伊朗新局新商機

2015/07/24

 長期來因涉嫌發展核武器而遭國際制裁的中東大國伊朗, 最近終於與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英、法、俄、中〉和德國達成解決核問題協議,緊接著國際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也將於明年年初取消,整個形勢發展將引領伊朗重新接軌國際,其封閉落後的市場也將進一步開放,屆時應可提供台商加強拓銷的大好機會。

核問題協議將帶動伊朗經濟復甦

   日前聯合國安理會已決議將伊朗核計畫置於國際監督之下,保證其和平目的並不會用於研製核武器。此舉將替伊朗創造新局,並衍生潛力商機。自從2002年涉嫌發展核武器而遭國際制裁以來,伊朗的經濟成長速度趨緩,對外貿易活動能量減弱,整體市場有如其古代國名「安息」一般,幾乎停滯而靜寂。

    這次伊朗核問題獲得根本性解決之後,國內百廢待舉、百業待興,伊朗當局已宣稱將引入至少千億美元來帶動產業升級,其中包括更新發電設施、引進現代化生產設備、提高生產效率、強化都市交通和航空運輸等建設。加上明年初國際對伊朗制裁取消後,每天即可多生產100萬桶石油出口,並吸引跨國企業進駐投資能源產業。外界預期,明年開始伊朗的經濟可望快速復甦,而市場商機也不致再「安息」了,伊朗新局新商機,值得即時加以掌握。

台外商瞄準伊朗市場的未來性

    目前跨國企業已瞄準伊朗市場的未來性。荷蘭皇家殼牌、雪佛龍等國際能源集團,競相與伊朗當局商討合作開發石油和天然氣細節。法國雷諾和標緻汽車集團,也準備擴大在當地投資計畫。美國通用電氣、網路商思科系統等企業,更積極研究投資伊朗的潛力。日本的日產汽車、日揮煉油廠、千代田化工建設等集團,磨刀霍霍要搶食伊朗市場商機。韓國工商企業更大聲疾呼,絕不能躊躇遲疑而錯過可能帶來新一波「中東熱」的伊朗市場。

    面對伊朗新局新商機,台灣經貿部門也劍及屨即,全面展開「掌握伊朗開放商機」宣導,希望趨動台商積極開拓此一非傳統出口市場,以彌補歐美傳統出口市場需求減少的缺口,並且以外貿協會今年6月才在德黑蘭設立的「伊朗商務中心」為平台,就地協助台商拓展伊朗市場。但此時此刻要前進伊朗市場,也就不能不先瞭解當地經濟發展和市場特性,才能趨吉避凶,攫取商機。

國際制裁取消對外貿易將噴井般擴張

    根據最新統計資料,伊朗的土地面積約165萬平方公里,有45個台灣大,人口約8000萬,為台灣的3倍多,其中35歲以下年輕人占總人口一半以上,擁有鮮猛的勞動生產力和消費能力。2014年伊朗的國民生產總值〈GDP〉推估有4027億美元,每人平均GDP推估有5165美元,因此對名牌用品和家電等耐久財的需求很高,同時也很注重醫療設備水準。另外,2014年伊朗的GDP成長率為9.6%,但物價上漲率為19.8%,失業率則達11.6%。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因受到國際制裁,對外貿易量與其國家經濟規模並不相當,且資料統計也不完整。按2012年的統計資料,當年伊朗的出口值為980億美元,進口值為534億美元,預計在明年國際制裁取消後,進出口貿易規模勢必會如噴井般擴張。根據伊朗海關統計,該國的出口以原油、天然氣、液化丙烷和其他天然氣相關製品等為大宗,進口則以鋼鐵、玉米、米、小麥等貨品為主。

產業結構以石油、天然氣和汽車部門為主體

    伊朗的能源資源相當豐富,天然氣蘊藏量約33.8兆立方公尺,世界排名第一,現在每年實際生產量約1666億立方公尺,世界排名第三;原油蘊藏量約1570億桶,世界排名第四,現在每天實際生產量約355.8萬桶,世界排名第七。另外,

鋅和鐵礦石蘊藏量也居世界前十名。伊朗的農畜產業發達,糧食自給率達70%,安全無虞。

    基本上,伊朗的產業結構係以石油、天然氣和汽車部門為主體。其中,2014年伊朗的汽車總產量為109萬輛,在中東地區市地二大汽車生產大國,僅次於土耳其。在過去國際制裁期間,外國汽車廠在伊朗投資的組裝業務營運受影響,但預期明年國際制裁取消後,汽車組裝量可望大幅增長。台灣的汽車零組件廠商一直都有出口到伊朗市場,甚至某些零配件還是在當地生產的。不過,近幾年因為中國大陸汽車零組件?其價廉物美,已對台灣產品造成競爭威脅。

市場需求多元化、「補償性」貿易投資需求大

    從上述可知,儘管伊朗的產業結構已形成由石油、天然氣和汽車產業三足鼎立的格局,但當地市場需求卻很多元化,任何產品只要質量好,價格適宜,就會贏得市場。伊朗消費者普遍認為本國產製貨品質量較差,因此非常喜愛進口貨品,其中廉價產品來自中國大陸居多,中高價位產品則來自美國以外的歐盟國家、韓國、香港和台灣等地。尤其是扮演伊朗消費主力的中產階級普遍受過良好教育,思想觀念與國際同步,深愛購買進口的產品和服務。

    另外,由於受到國際制裁的關係,外國企業一直無法與伊朗進行正常的貿易投資往來,伊朗國內的產業發展也受到相當程度的制約;如今國際制裁即將取消,伊朗也將重新與國際經濟和市場接軌,這背後存在著巨大的「補償性」貿易投資需求,亦即對於現代化的工業基礎設施、建設機械、油氣開採設備、化工裝置、各類消費品、紡織品、食品、醫藥等製品都有著旺盛的需求,必須通過大量進口和投資生產,以彌補供給不足。

台商如何看待伊朗市場商機?

    至於台商應如何看待伊朗的市場商機?根據外貿協會從實際市場調研指稱,機械、模具、人造纖維紡紗、成衣副料、塑膠原料、製鞋機和運動鞋材、縫紉機零組件、資訊產品零組件、電子通訊元件、汽車零組件、相關機械及零組件等,在當前伊朗市場都有拓銷機會。但今年的拓銷重點,則可聚焦在資通訊、監控、幫浦、車用電子和醫療器材等產業相關產品。根據台灣海關統計,2014年台灣出口伊朗總值為9億多美元,比2013年成長40.3%,預期在國際制裁取消後,伊朗的進口需求必將擴增,有利台灣出口伊朗的總值再攀高峰。

由於伊朗是典型的伊斯蘭政教合一國家,信奉什葉派的婦女必須頭紮黑頭巾、臉蒙黑面紗,在公開場合有很多限制,消費行為相當保守。但隨著伊朗社會逐漸開放,伊斯蘭婦女紛紛投入社會活動,女性消費用品如服裝、飾品、化妝品、減肥瘦身藥品和食品、美姿器材等市場需求大,將是一片新的「藍海」。預期未來當國際制裁取消,伊朗重新與國際經濟接軌,上述產品在當地的需求必將扶搖直上,台商理應把握此一消費趨勢,全力拓銷。

核問題解決後伊朗走向光明大道可預期

    綜觀未來,伊朗將因核問題解決,以及與世界經濟重新接軌,商機不再「安息」了,也將更有「光明」前景。特別是「伊朗」一詞在古波斯語是「光明」的意思。外界咸信,在國際制裁取消後,除了有助伊朗產業振興和經濟起飛之外,伊朗在海外被凍結的1000億美元資產也可望陸續解凍,同時石油遭禁運、銀行金融限制的「雙重枷鎖」都將鬆綁,預期伊朗將財源廣進,對推動國家和民生建設都是一大利多,伊朗,走向光明大道完全可以預期。

    特別是伊朗曾是古絲綢之路的中間站,更是當今的「歐亞陸橋」和「東西方空中走廊」,但在國際制裁期間,伊朗的對外海陸空聯繫優勢不再,許多物流、人流運輸必須借道阿拉伯聯合大公國的杜拜和土耳其才能進入伊朗國境。但隨著國際制裁取消,伊朗很快將恢復對外互聯互通,尤其伊朗將參與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戰略,通過「鐵公機」〈鐵路、公路和機場〉投資建設,將來發展成為大中東區域的海陸空運軸心和轉運中心,是指日可待。

小結:感性看商機、理性看風險

    但是,前進伊朗市場,不能只有感性看商機,也要理性看風險。首先,因為伊朗是以什葉派信徒占多數的伊斯蘭國家,與信奉遜尼派的「伊斯蘭國」〈IS〉直接對立,伊朗還支援伊拉克政府軍對抗「伊斯蘭國」,而什葉派和遜尼派的分歧和敵對,正是中東地區局勢持續動盪的主因之一。也因此,國際制裁雖取消,但「伊斯蘭國」對伊朗的潛在威脅確無法排除。

    其次,伊朗在國際制裁取消後要與國際接軌,市場重新開放可能還是個緩慢過程,尤其是立場保守的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對聯合國通過的核問題協議仍不願意接受,認為涉及伊朗軍事潛力的領域,已觸及伊朗國家安全紅線。可以預期,今後一段時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與開明溫和派的伊朗總統羅哈尼陣營的立場矛盾,並不容易化解,特別是伊朗精神領袖哈米尼向來不信任美國,曾多次對伊朗核問題談判保留立場,這也徒增伊朗能否在國際制裁取消後與國際接軌之困難度。

    最後是,目前伊朗經濟的85%仍由官方控制,大量政府附屬企業和准政府企業的存在,長期來都對私部門參與經濟發展造成諸多困難,並限制和壓縮了了私部門的投資空間。尤其伊朗領導階層的伊斯蘭意識形態與西方國家的市場經濟思維落差甚大,以及政府部門的官僚主義、政治干預和腐敗現象短期內並不易翻轉,伊朗的商業環境要接軌國際、甚至發展到現代化、自由化,恐須再等它十年八載?這也是台商前進伊朗市場仍須有的心理準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