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可能逼出 大歐亞新格局

2015/10/16 刊登於 工商時報

美國主導的12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談判達成後,此舉意味著美國「重返亞太」戰略在經濟領域的獲得勝利。然而,TPP的談判結束,雖有助於創建一個具有下世代新貿易規則的亞太經濟圈,但卻也倒逼沒被納入TPP的俄羅斯和中國大陸,開始加速聯手建立「大歐亞」經濟地理新格局的進程,此一抗衡TPP的新趨勢更值得台灣關注。

對於TPP達成談判一事,美國總統歐巴馬頗有針對性地公開表示,「當95%的潛在客戶居住在美國的國境之外時,我們不能允許像中國這樣的國家制定全球經濟規則。我們應在美國產品開闢新市場,以及為保護工人和環境設定高標準的同時,制定這些規則。」中國大陸商務部表面上溫和地回應指稱,「中方對符合世貿組織(WTO)規則、有助於促進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的制度建設均持開放態度。」但在背後則與俄羅斯更加緊密合作,為推動建立「大歐亞」經濟地理新格局舖造有利條件。

目前具體的合作方向是,在俄羅斯主導的歐亞經濟聯盟與中國大陸主導的「一帶一路」(特別是絲綢之路經濟帶)進行對接的架構下,雙方已通過各種合作項目,希望建構出一個從歐洲里斯本到亞洲海參崴的歐亞共同經濟空間。將來在西方取消對俄羅斯制裁之後,也會爭取歐盟加入,進一步從俄羅斯莫曼斯克到土耳其安卡拉、印度新德里和中國大陸上海,甚至把東南亞和南亞相關國家也納入,以形成更大範圍的「大歐亞」經濟地理新格局,將足以與跨太平洋區域的TPP分庭抗禮。

中國大陸從2013年倡議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工程,今年並與歐亞經濟聯盟對接,其最主要的一個對外經貿戰略目標,即在提前因應由美國主導的TPP和跨大西洋貿易暨投資夥伴協定的TTIP之雙重挑戰。俄羅斯對於歐亞經濟聯盟與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的相融合,也隱含著與TPP相抗衡的戰略思維。稍早俄羅斯總統普丁在聯合國第70屆大會上發言,甚至對美國操控TPP的不當企圖採取意有所指的嚴正批判。

普丁指控,當前存在一種「經濟自私主義」,一些國家走上了封閉性特殊經濟聯合體的道路(暗指TPP),相關談判是黑箱進行的,瞞著本國公民、商界和媒體,當然也瞞著其他國家,使得相關利益會受到影響的國家得不到任何訊息。儘可能讓我們面對既成事實:規則改變了,只對少數的「被選者」有利,而所有這些都繞開WTO在進行,將會帶來貿易體系失衡風險,並導致全球經濟空間的分裂。普丁更強調,歐亞經濟聯盟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項目接軌,正是建立在國際貿易普遍透明原則上的一個整合典範。

最近中俄兩國已成立歐亞經濟聯盟和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對接小組,並由雙方外交部副部長分別擔任對接負責人,以利展開建立共同的歐亞經濟空間的實質性工作。眼見「大歐亞」經濟地理新格局的浮現,以及TPP的即將登場,必然會衝擊現有國際貿易秩序和削弱WTO的作用,並對台灣要在亞太和歐亞大陸市場確保外貿投資利益帶來新而嚴峻的威脅。因此,台灣處在各種區域經濟整合的「EVERYONE BUT TAIWAN」的困局裡,又要如何翻轉、突破,才能走出一條希望的新道路,也將嚴峻考驗明年即將產生的新政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