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服務業發展政策之觀察

2017/09/01 刊登於 台經月刊

    中國自1979年推行改革開放之後,歷經30多年的持續工業化、信息化〈資訊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之「四化同步」進程,已帶動國民經濟大幅成展,以及居民收入水平提升,人均國民收入進入中高收入階段,隨之而來的是進一步帶動消費結構升級,激活服務業快速轉向多樣化、個性化和高端化發展,並成為中國第一大產業。而今,上述的「四化同步」又被要求再納入火紅興起的經濟服務業化,並朝實現「五化同步」協調發展。[1]

    若說過去30多年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是製造業開放的成功,那麼未來30年新的改革開放成功預期將是服務業開放的成功,[2]屆時中國可能將從「世界工廠」邁入了服務業大國。儘管目前中國服務業的快速發展背後,仍存在著一些問題,如服務業整體上處於中低端價值鏈環節,生產率水平也較低,尤其對外競爭力更處於比較劣勢,遠落後歐美等先進國家,並導致嚴重的服務貿易逆差,但在「十三五」規劃期間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等現代服務業發展戰略,以及到2025年的「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實現後,服務業增加值可望「十年倍增」,中國更有機會發展成為服務業強國。

研析中國服務業發展軌跡及其特徵

    檢視中國服務業的發展軌跡,2012年服務業增加值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重達到45.5%,首次超過第二產業,成為國民經濟第一產業。隨後連續4年在中國適度擴大總需求與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作用下,服務業增加值成長7.8%,實現了對GDP和第二產業的「雙超越」。[3]據統計,這時候的服務業增加值已占GDP的51.6%,對GDP成長的貢獻率達58.4%,比第二產業高出21.2個百分點。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服務業的占比提高,多半是因為生產部門如鋼鐵、水泥、電力等的數據下跌太多所導致。但這也顯示在製造業不斷下滑且出口持續不振的情況下,中國唯一所剩的經濟引擎就是服務業了。

    最近中國國家統計局發文指出,2016年服務業持續快速成長,已成為國民經濟的第一大產業,尤其經濟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加快轉變,對當前國民經濟運行和經濟結構調整產生了巨大而深刻的影響。如今中國的服務業不僅是減緩經濟下行壓力的「穩定器」,也是促進傳統產業改造升級的「推助器」,更是孕育新經濟新動能的「孵化器」。[4]除了在國民經濟產業發展扮演著「三器」作用之外,服務業因為占GDP比重過半,對促進社會就業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已成為中國就業的「最大容器」。

    目前服務業已成為中國經濟結構內投資最多的領域。2016年在其他領域投資成長速度趨緩的形勢下,服務業投資仍保持兩位數成長,完成固定資產投資34兆5‚837億人民幣,比2015年成長10.9%,成長速度高出第二產業7.4個百分點,占全部固定資產投資比重的58.0%,比2015年高出1.4個百分點,並高出第二產業19.1個百分點。服務業新增投資更占全部新增投資的76%,服務業的快速發展也帶動吸引外資投入快速成長。[5]

    中國政府為了開展快速發展現代服務業行動,已明確定調將在「十三五」規劃期間,把國家經濟產業發展從過去的工業主導轉向服務業主導的格局。而為達成在2020年中國基本形成服務業主導的經濟結構,該規劃也提出「深化改革,創建服務業發展良好環境」和「擴大開放,培育服務業國際競爭新優勢」兩方面的重大任務。[6]今年6月中國國家發改委更進一步印發實施「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年〉」,統籌規劃未來一個時期中國服務業發展,[7]此舉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經濟轉型升級進程、釋放經濟成長新功能具有重要意義。

「十三五」時期的中國服務業政策動向

    有鑒於中國經濟發展正處於下行的新常態階段,發展服務業不僅是中國經濟產業轉型的必然要求,對於促進社會就業也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十三五」期間決定開展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行動,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優化服務業發展環境,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向專業化和價值鏈高端延伸,以及生活性服務業向精細和高品質轉變,並把服務業占GDP比重從2015年的50.5%進一步提升到2020年的56%。[8]

    特別是在未來一個時期,預期中國的產業發展重點將更貼近服務人民生活、需求潛力大、帶動作用強的生活性服務領域,推動消費方式由生存型、傳統型、物質型,向發展型、現代型、服務型轉變,並促進和帶動其他生活性服務領域發展,包括居民和家庭服務、健康服務、養老服務、旅遊服務、體育服務、文化服務、法律服務、批發零售服務、住宿餐飲服務、教育培訓服務等領域。[9]

〈一〉「生產+服務」的生產性服務業

   目前中國已是全世界的製造業大國,但生產性服務業占GDP的比重偏低,由於生產性服務業是全球產業競爭的戰略制高點,與製造業有著相互促進的關係,也因此,「十三五」規劃把服務業主導的產業結構轉型,視為未來五年產業結構變革的戰略選擇。[10]按照該規劃的精神看,製造業已不是單純的製造過程,而是逐步轉變為「生產+服務」的整個流程;而服務業環節是位居價值鏈高端,企業競爭力也取決於服務業環節。  

1.促進生產性服務業專業化

    「十三五」規劃明確指出,將以產業升級和提高效率為導向,發展工業設計和創意、工程諮詢、商務諮詢、法律會計、現代保險、信用評等、售後服務、檢驗檢測認證、人力資源服務等產業。該規劃還要求深化流通體制改革,促進流通資訊化、標準化、集中化,推動傳統商業加速向現代流通轉型升級;加強物流基礎設施建設,大力發展第三方物流和綠色物流、冷鏈物流、城鄉配送;實施高技術服務創新工程;導引生產企業加快服務環節專業化分離和外包;建立與國際接軌的生產性服務業標準體系,提高國際化水平。

2.以「網際網路 +」提升生產性服務業價值

    放眼世界主要的已開發國家之產業結構,均呈現由工業型經濟轉向服務型經濟轉型的總趨勢。而以網際網路和相關服務業為主體的新興服務業,更成為這一波生產性服務業高成長的領先者,並催生了跨境電商服務、城市配送物流、網際網路金融等一批新業態。目前中國正在推動製造業與網際網路緊密結合,服務型製造為傳統製造向服務化和網路化轉型發展提供了可能性,也為企業創新發展提供了有力支撐。[11]

3.提升生產性服務業供給能力和效率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實體經濟從來都是國家發展的根基,當務之急是加快轉型升級。而如何有效實現實體經濟的轉型升級,關鍵在於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當前中國推動生產性服務業,係以產業升級為核心,加大研發投入,以增強生產性服務業的技術、管理和商業模式創新能力;整合優化資源,推動生產性服務業高端化發展,以加快生產型製造向服務型製造轉變;並進一步打破行業壟斷,破除各類顯性和隱性的准入障礙,促進生產性服務業的創業和微小企快速成長。[12]這也是中國推動體制機制改革,促進擴量增值的首要工作。

4. 積極發展科技型生產性服務業並

    中國正積極發展面向「工業3.0」、「工業4.0」時代的生產性服務業,製造業不再是製造過程,而是逐漸轉變為「生產+服務」的整個流程,並形成引領製造業向價值鏈高端提升的新動力。[13]其中,與製造業關係密切的科技型生產性服務業,如電信、信息〈資訊〉服務業、設備租賃業等,本質上都屬於新興生產性服務業發展。目前中國正進一步深化製造業與服務業的融合程度,提高服務企業的技術優勢,細化服務合作分工,推動外包服務的發展,縮減與降低類似日本當年實現工業化後、推動服務業的生產率和交易成本問題。

〈二〉生活性服務業

    中國的「十三五」規劃指稱,將不斷擴大滿足大眾的物質的和生活的需求,並提升生活品質,這背後更有助於從過去的物質型消費走向服務型消費,也就是消費結構的升級和優化。以下,本文不擬廣泛討論傳統的服務業發展現況,而只聚焦新型城鎮化的內需、「二孩政策」、「銀色經濟」和「網路購物」等四個重點政策和新趨勢,進一步論述中國的生活性服務業發展及其機遇。

    1.新型城鎮化的內需強勁。「十三五」規劃以人為本的新型城鎮化,包括1億人的農業轉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鎮落戶、1億人居住的棚戶區和城中村改造,1億人在中西部就近城鎮化。在推動「三個1億人」新城鎮化過程,將產生龐大的基礎建設、公共服務及住房建設等投資需求,以及可新增就業5000萬人以上,更是擴大內需的潛力,將帶來居民生活方式改變,帶動消費需求從「吃、穿、用」擴充到「住、行、學」,甚至推進消費結構和消費方式升級。

    2.「二孩政策」帶來婦幼服務機遇。 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的同時,曾推出「一孩政策」以控制國家的人口增長,到2013年才放寬為「單獨二胎」,亦即夫婦只要其中一人是獨生子女,可免「一孩政策」限制,獲准生育第二胎。到了2016年為因應人口結構老化、勞動年齡人口下降,「十三五」規劃決定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二孩政策」。這項新政策已激活母嬰和婦幼產品及照料等需求的相關服務業發展。[14]

    3.老齡化市場需求衍生「銀色經濟」。目前在中國60歲以上人口已經突破2億2000萬人,未來「十三五」期間老齡人口市場對高質量的養老照護服務,以及長期照護用品的需求將不斷擴大,也將衍生大規模商機。過去大家習慣稱之為「銀髮族商機」,現在則有人形容它是「銀色經濟」。

    4.「網路購物」新時代市場發展潛力大。「十三五」規劃在北京-天津-河北、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建設1小時鐵路網,並計劃在人口超過300萬的城市建造地下鐵,以及要把現有公路網延伸到全國所有農村和邊遠地區,並要完善郵政和快遞的覆蓋網。此舉也意味著「網路購物」將覆蓋全中國近14億人口市場。

中國服務業的創新發展新路向

    為了深入打造服務新品牌、建設服務業強國,為服務業發展提供指引,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改委在今年6月間印發了「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年〉」,強調將堅持創新驅動,融合發展的原則,推進服務業與製造業、農業不同領域之間的深度融合,形成有利於提升中國製造核心競爭力的服務能力和服務模式,發揮「中國服務+中國製造」組合效應,既為服務業發展特別是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指明了方向,也為製造業發展找到了新思路。[15]

    根據此一發展大綱,未來在優化結構、提高質量、提升效率基礎上,要實現服務業增加值「十年倍增」的目標。亦即在服務業體系更加完備、產品更加豐富,供需協調性顯著增強,把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提高到60%。由於服務業發展能夠進一步暢通勞動力稟賦與經濟機會相結合的渠道,延長「人口紅利」,最後即可完成就業人口占全社會就業人口比重提高到55%的目標。

    另外,上述發展大綱也非常重視適應服務業創新發展需要,完善創新機制和模式,推動技術工藝創新與廣泛深度應用;以及堅持包容創新、鼓勵探索、積極培育的發展導向,促進各種形式的商業模式、產業型態創新應用。亦即包括鼓勵平台經濟發展,支持分享〈共享〉經濟發展,促進體驗經濟發展等;必須大力推動信息在服務業領域深度應用,促進服務業數字化〈數位化〉和智能化〈智慧化〉發展。

    以下,進一步觀察中國未來10年的服務業創新發展,在轉型升級和優化服務供給結構的指引方向:[16]

〈一〉推動生產服務加快發展

    主要思路係以產業升級需求為導向,推動生產服務專業化、高端化發展,並發展壯大高技術服務業,提升產業體系整體素質和競爭力。具體做法,包括加快培育基於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物聯網的信息服務;構建覆蓋科技創新全鏈條、產品生產全週期的創業創新體系;發展高效安全、綠色普惠、開放創新的金融服務業;發展工程設計、諮詢評估、法律、會計審計、信用中介、檢驗檢測認證等商務服務;鼓勵發展各種環節的人力資源服務;加快發展節能環保服務等。

〈二〉促進流通服務轉型發展

    主要思路係以提高效率、降低流通成本為目標,積極推動服務創新轉型,優化城鄉網路布局,提高流通服務水平,增強基礎支撐能力。具體做法,包括大力發展社會化、專業化物流,提升物流信息化、標準化、網絡化、智慧化水平建設高效便捷、通達順暢、綠色安全的現代物流服務體系。同時,也要促進進線上線下融合互動、平等競爭,建構差異化、特色化、便利化的現代商貿服務體系,支持商品交易市場轉型升級。

〈三〉擴大社會服務有效供給

    主要思路在充分發揮社會服務對提升人的生存質量和發展能力的重要作用,重視增加服務有效供給,更好滿足東層次和多樣化需求,提高社會服務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其中在教育培訓服務,將鼓勵社會力量興辦各類教育、積極發展豐富多樣的教育培訓服務,並支持引進優質教育資源,開展合作辦學。在健康服務,將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完善准入制度,建立覆蓋全生命週期、滿足多元化需求的全民健康服務體系。在體育服務,鼓勵興辦各種形式的健身俱樂部和健身組織,加快發展健康休閒產業。在養老服務,全面開放養老服務市場,豐富養老服務和產品供給,加快發展居家和社區養老服務,建立以企業和機構為主體、社區為紐帶的養老服務網絡,並發展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等金融產品。在文化服務,將加快建構合理、門類齊全、科技含量高、富有創意和競爭力強的現代文化產業體系。

〈四〉提高居民服務質量

    主要思路是順應生活方式轉變和消費升級趨勢,引導居民服務規範發展,改善服務體驗,全面提升服務品質和消費滿意度。在家政服務,加快建立供給充分、服務便捷、惠及城鄉的家政服務體系,並引導社會資本投資家政服務,鼓勵有條件的企業品牌化、連鎖化發展,支持中小家政服務企業專業化、特色化發展。在旅遊休閒,開展旅遊休閒提高品質升級行動,推動旅遊資源開發集中化、產品多樣化、服務優質化。推動全域旅遊,積極發展都市休閒旅遊和鄉村旅遊,打造國家精品旅遊帶,並深化國際旅遊合作,推進旅遊簽證便利化。在房地產服務,將優化住房供需結構,建構以政府為主提供基本保障、以市場為輔滿足多層次需求的住房供應體系,並鼓勵有條件的房地產企業向綜合服務商轉型。

總結與觀察重點

    從中國經濟產業結構轉型的發展脈絡看,似可歸納出其幾個戰略意義,包括服務業將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成長點和新引擎,也是緩解就業壓力的主要渠道,更是提升國民經濟持續發展、實現跨越發展的有效途徑,以及經濟社會全面發展的必要條件。尤其創新發展的中國服務業將有助推進城鎮化發展、信息應用不斷擴展、信息技術在現代服務業之應用,以及在中國就業形勢日趨嚴峻的態勢下發揮吸納就業能力。[17]

    然而,面對中國服務業的快速發展,外界也有不同評價。匯豐銀行已發出警告:近期中國服務業的繁榮雖然成功防止了經濟硬著陸,並且在過去3年內將失業率保持在可控範圍內,但該產業太繁榮或許並不都是好事。原因是近幾年服務業的擴張步伐非常強勁,但工業增長卻逐漸失去動能,這有助於減輕整體經濟放緩帶來的衝擊,但這種「再平衡」同樣意味著勞動力集中的服務業正在替代製造業,成為吸收農民工的主要行業。而農民工投入的零售、交通、物流等低端服務業領域,其生產率水平只有工業的80%,這將拉低中國經濟整體人均產出的平均值,也給中長期的生產率成長前景蒙上陰影。[18]

   對於蓬勃發展的服務業,中國政府視之為拉動經濟和吸納勞動力的良方,《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也質疑服務業是中國經濟的大救星,並認為在中國服務業中,房地產和金融市場的成長是投資泡沫,而服務業在中國GDP所占的高比重則是因為製造業等行業成長動力下降,且服務業本身也只是保持了穩定的成長而已。[19]

   尤其是中國正在推動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快速發展的服務業已成為占比最大的產業,但因服務業部門的工資水平不斷升高,其所增加的生產成本並不能被生產率的提高所抵銷,已出現美國經濟學家鮑莫爾〈William J. Baumol〉所謂的服務業「成本病」〈Cost Disease〉問題,並影響到經濟整體的全要素生產。過去日本在實現工業化後,經濟服務化日益明顯,也曾出現服務業「成本病」問題。因此,未來中國能否把日本經驗視為前車之鑒,進一步推動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提高服務業的全要素生產率,以破解服務業「成本病」,將是攸關中國經濟轉型的重大課題。[20]

    總之,中國因服務需求旺盛、新興服務消費增勢強勁,服務業投資不斷成長,服務貿易規模持續擴大,整體服務業發展邁入全面躍升的關鍵期。但迄今中國服務業發展仍面臨諸多情況和問題,而為了強化國內服務業穩進發展,以及促進服務業「走出去」實現新發展,中國政府已按照本身產業發展實際的基礎,進行各類服務創新、與製造業互動融合,同時大力推動生產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並確立了「中國模式」的現代服務業發展雙軸線。面對中國「十三五」時期的服務業轉型升級,以及到2025年的服務業創新發展,台灣應如何有智慧地跨越政治趨冷氛圍,務實地規劃連結兩岸服務業,以創造雙贏格局,這是值得審慎思考的問題。


[1] 「發展實體經濟離不開服務業」,簡新華,《環球網》、《財經》,2017-03-15

[2] 「服務業補短版:問題成因應對與挑戰」,國泰君安首席宏觀分析師任澤平,《環球老虎財經》,201-02-26

[3] 「服務業為拉動經濟增長立頭功」,劉濤,中共中央國家機關工作委員會的《紫光閣》網站,

2017年3月2日

[4] 「如何看待我國服務業快速發展」,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古喆,《光明日報》、《財經》,2016-10-16

[5] 「2016年我國服務業持續快速增長」,《人民網》,2017-01-22

[6]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簡稱「十三五」規劃綱要〉,中國政府網,2016年

[7] 「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年〉」,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2017年6月

[8]  同註5

[9] 「中國計劃加快發展生活性服務業,主要包括甚麼行業?」香港貿發局,2016年4月28日

[10] 「轉型闖關─『十三五』:結構性改革歷史挑戰」,遲福林主編,中國〈南海〉改革發展研究院集體撰寫,中國工人出版社,2016年2月

[11] 「中國製造重塑產業格局 發展生產性服務業正逢時」,《中國工業報》,2017年2月9日

[12] 同註2

[13] 同註9

[14] 「中國十三五規劃:二孩政策帶來的機遇」,香港貿發局,2016年6月24日

[15] 同註6

[16] 同註2

[17] 「2017-2022年中國現代服務業市場競爭格局與投資戰略諮詢報告」,中國產業研究院,2017年8月

[18] 「中國的新挑戰:服務業發展越快,生產率增長越慢 」〈China‘s  new challenge:Faster  services  expansion, slower  productivity  growth〉,匯豐,《新浪財經》,2016年7月22日

[19] 「服務業是中國經濟的大救星?」《Deutsche Welle》中文網,2016-09-18

[20] 「破解服務業『成本病』,日本是中國前車之鑒」,田正,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日本學刊》,2017年第3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