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與「一帶一路」

發表於 台大政治系在職專班專題報告

前言:中美貿易戰涉及兩國發展模式的戰略競爭

引發中美貿易戰的背後因素相當複雜,並非表面的美國總統川普生意人特性使然,也不是單純的中美貿易逆差嚴重,還攸關美中兩國發展模式的戰略競爭,其中最具關鍵的就是「一帶一路」問題。古人說,「欲窮大地三千界,須上高峰八百盤。」只有從實際出發,盤盤繞繞,才能登上白雲絕頂,這時候視野也就更為開闊。同樣的,要透徹中美貿易戰的本質問題,也應該有這樣的態度。

美國政府對中國政策一直存在著兩大流派,亦即遏制派和接觸派。由於前幾任總統較傾向中美合作,重視經貿利益,接觸派占了上風;但川普總統上台後,遏制派勢力抬頭,甚至把中國定調為戰略競爭對手。川普總統上台後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不僅從維護兩國經貿關係的公平角度出發,更是在面對「中國崛起」〈尤其是「一帶一路」鋪展開來〉這個趨勢上,企圖加以遏制以確保美國的戰略競爭優勢。

一、「一帶一路」浮現麥金德的「世界島」圖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推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合稱「一帶一路」〉建設倡議後,近五年中國政經影響力向亞歐大陸擴展,已引起美國的焦慮,還指控這項建設倡議是「掠奪經濟學」。「一帶一路」通過高鐵的鋪設和亞投行融資,已逐漸把亞歐非整塊大陸聯繫在一起,而逐漸浮現1902年英國戰略學家麥金德〈H. J. Mackinder〉的「世界島」圖像。相對地美洲有被邊緣化危機,自然惹來美國的戒心。

事實上,川普總統在2017年6月接見首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的中方代表時,就曾表達美方願意就「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相關項目與中國合作的態度。而今卻對「一帶一路」心存芥蒂,其態度轉變耐人尋味。根據美國Politico新聞網報導,今年4月川普總統在私人高爾夫球俱樂部招待13位美國企業高級主管和白宮高級幕僚時,首度提出他已跟習近平當面表示不想要「一帶一路」,因為它可能干擾全球貿易,且有「冒犯性」。

二、「中國就像一頭大象,不可能隱身於小樹之後!」

回顧歷史,自1894年美國的GDP成為全球第一後,美國開始有一種戰略慣性,若其他國家實力躋身全球第二,可能威脅到美國時,就視之為競爭對手,必須遏制其進一步發展。前蘇聯、日本都吃過這種虧。特別是美國的戰略邏輯似乎存在一個「60%定律」,即當某國經濟規模達到美國的60%,同時還保持成長態勢,美國就會在對方國家實力尚未超過美國之前,千方百計遏制其成長。這次中美貿易戰就是源於該定律。

華盛頓親台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的最新報告《如何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指控,中國藉「一帶一路」鞏固大國地位,並能操縱全球供應鏈來作為經濟脅迫手段,並獲取地緣政治利益。北京方面也意識到,中美貿易戰已開啟了「新冷戰」,兩國貿易爭端的背後還夾帶著美國對中國的軍事和戰略企圖。面對此一形勢,中國方面公開做了回應:「中國就像一頭大象,不可能隱身於小樹之後!」

中美貿易戰的政經意涵

眾所皆知,貿易是兩相情願的事情。中美貿易不平衡現象則是結構性問題,美國人儲蓄率很低,又對中國物廉價美的進口商品有高度需求,但美國政府卻不願意出口高科技商品給中國,所以就形成雙邊貿易大量逆差。根據美國海關統計,2017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約1303.7億美元,中國對美國出口約5056億美元,美中貿易逆差約3752億美元。也難怪川普總統自心滿滿,在推特多次宣稱,「打貿易戰是件好事,美國很容易贏。」
 

中美貿易戰商品追加關稅措施


這一波中美貿易戰雙方加徵高關稅,美國對中國價值高達25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實施保護性關稅,已超過美國每年對中國貿易逆差3752億美元的一半以上。的確,從數據表面看中國是處於相當不利地位。但事實顯然不是如此。在反制措施上,中國係採取數量型和質量型相結合措施,其加徵高關稅並沒有與美國對等規模,而是注重對美貿易戰的精準性和殺傷力。畢竟美國企業一旦離開中國市場,將來要返回就困難了。

一、川普的貿易戰詐訛行徑有跡可尋

川普總統的貿易戰詐訛行徑是有跡可尋的。在他的自傳「交易的藝術」中提及,談判作生意有四階段:一是提出驚人目標,二是大肆宣傳,三是決策反覆搖擺,四是獲得直接結果。中美貿易戰就是一種詐訛行徑。回過頭來看,川普總統要有效縮減美中貿易逆差,只需減少從中國進口,或增加對中國出口,都是非常實際可行辦法。但他卻非得對中國採取一波波貿易調查,並追加高關稅不可,顯然打貿易戰應是另有所圖。

接著看中美貿易戰與「一帶一路」的連動。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於2003年推出「中國和平崛起」政策。後來習近平主席為回應美國歐巴馬總統強勢主導TPP和推動「亞洲再平衡」計畫,則於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倡議。2016年川普總統參選美國總統期間,就開始拋出「中國威脅論」,高度關切美中貿易逆差和中國所推動的「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進而在他當選美國總統之後,全面開啟中美貿易戰,並批鬥「一帶一路」。

二、美國遏制派勢力影響川普的中國政策

川普總統的中國政策,很明顯受到遏制派勢力影響。美國國家貿易委員會的納瓦羅〈Peter Navarro〉、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以及「國家利益」雜誌〈National Interest〉系統,都提供了「反中」的子彈。特別是納瓦羅的「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Confronting the Dragon—A Global Call to Action 〉一書,強烈指控中國摧毀美國的工作機會,已成為全球最厲害的刺客。該書被視為川普總統處理對中關係的指南手冊。

極右主義者班農曾經不隱諱地指出,「我們正在與中國進行經濟戰,在25年或30年內,其中一個將成為霸主;而如果我們陷入其中,霸主將是他們。」就是這種霸權主義引領川普總統必須提前開啟中美貿易戰。更值得注意的是,霸權主義還成為美國處理國際關係的觀念基礎。去年12月川普總統公布第一份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已將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並指控中國是侵蝕美國安全和繁榮的「修正主義國家」。

今年8月美國國會16名參眾議員向國務卿蓬佩奧和財政部長姆努欽提交的書信中,赤裸地指控習近平主席說不追求霸權是明顯在說謊,以及「一帶一路」的最終目標是中國控制經濟,並要求制定一籃子對中國政策。隨著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中美雙方的經貿談判越加陷入泥淖。因為川普總統採取了戰略打壓、戰術詐訛,其意圖不僅是表面的要求縮小中美貿易逆差,還在廣泛意義上要遏制正在進行的中國發展模式。

「一帶一路」的取直向前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檢視相關建設項目有「三好」,對中國深度融入世界有好處,對沿線國家發展基礎設施和工業化有好處,對整個世界提出重要國際公共產品理念和進行實踐對國際社會有好處。「一帶一路」不是「中國版馬歇爾計畫」,更不是新殖民主義。它與其他地區既有機制和倡議戰略接軌,並提供不附加任何政治條件的援助,且具有全球化時代高度開放性,不像美國主導的馬歇爾計畫具有冷戰色彩。
 

「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大事紀

「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別/地區合作度〈2008〉

◎作者根據《“一帶一路”大數據報告2018》製表
 

「一帶一路」建設與各國/組織戰略對接

◎作者製表

一、共建「一帶一路」不以意識形態劃界

中國強調共建「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可帶動沿線開發中國家的經濟建設發展,這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也不是要關起門來搞小圈子或「中國俱樂部」,而是包容開放的進程,不以意識形態劃界。由於「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發展都不夠發達,在全球化發展浪潮中相對的落後,而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能力和製造能力很契合其需要,加上中國龐大的資金投入,就很容易形成新的大型國際建設合作。

目前全球已有103個國家和組織與中國簽署118份「一帶一路」方面的合作協議,「一帶一路」倡議的核心理念也被納入聯合國、G20、APEC、上合組織等成果文件。它基本上並不同於地緣政治擴張的國際合作理念。特別是「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持續推進,已與沿線國家共建境外經貿合作區80多個,為當地增加24.4萬個就業機會。國際勞工組織〈ILO〉發布的報告,高度讚賞中國為非洲和拉美等落後貧窮地區創造了就業機會。

二、西方國家質疑「一帶一路」將成為「債務陷阱」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項目展開,西方國家總認為中國對一些發展中國家的投資和援助,在本質上就是「掠奪性貸款」,將導致這些國家無法擺脫依賴中國援助的惡性循環,甚至最後成為「債務陷阱」。美國國會議員公開指稱,財務吃緊的發展中國家為免除巨額債務,而與中國在「一帶一路」建設項目談判時,中國卻從中謀取在某些戰略資產中的權益,甚至還會利用其經濟壓力影響這些國家的外交決定。

華盛頓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GD〉即曾提出警告,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協議的68個國家中,已有23個國家被發現面臨相當高債務困擾風險。美國軍方更指控中國藉由貸款取得支持其軍事擴張,根本是「資本武器化」。國際貨幣基金〈IMF〉也示警,在中美貿易戰的煙硝中,中國經濟出現放緩跡象,中國高度依賴信貸的發展策略已引發巨額債務,且達到危險水平。而「一帶一路」所帶來的鉅額國際借貸肯定無法解決相關債務危機問題。

三、美日以「印太戰略」抗衡「一帶一路」倡議

不容置疑的,美國要遏制「中國崛起」,全方位防堵中國的對外影響力,「一帶一路」倡議就首當其沖了。美日等國家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推動更廣泛區域經濟圈的國際關係實驗場,已採取「印太戰略」來抗衡。在美日聯手「印太戰略」的同時,日本仍覬覦「一帶一路」建設項目的龐大商機。安倍政府表面上雖不明提合作共建「一帶一路」,但實際上卻通過日中兩國民間企業聯結,以在第三國合作方式暗助「一帶一路」建設的推動。
 

美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判讀與擔憂


結論:美國老鷹的幽靈仍將盤繞在「一帶一路」的天空

川普總統啟動中美貿易戰,已成為新冷戰的前哨戰。美國最擔心像中國這樣的社會主義國家,極可能藉由有限的開放來利用世界資本主義,並從西方自由經濟汲取市場、資金和技術,最後形成更強大的反資本主義能力。中美貿易戰的另一原因是,中國依賴貿易順差和強大外匯儲備來支援海外投資,美國提高關稅不僅可降低中國對美出口,還能壓抑中國為「一帶一路」倡議所需的外匯儲備,進而崩解中國日益茁壯的地緣政經影響力。

一、中美貿易戰倒逼中國更積極推動「一帶一路」

檢視美國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對抗措施,一是擴大基礎建設支援力道,並以亞洲和非洲為主戰場;二是擴充政府的金融投資來支援;三是與新興國家合作重整對中國的債務;四是要求中國遵守G20通過的國際規則。美國始終相信「一帶一路」倡議可能為中國帶來風險,並大量消耗中國實力。川普總統啟動中美貿易戰,明顯已與「一帶一路」倡議產生負面共振,恐將加快「一帶一路」建設對中國實力的消耗,並讓該倡議雪上加霜。

川普總統發起對中國的貿易戰,事實上也倒逼中國減少對美國經貿尤其是出口的依存度,反而更積極推動「一帶一路」倡議,以分散貿易保護主義的衝擊,並發展面向全世界市場多元化的新格局。由於過去全球貿易格局都向美國市場傾斜,川普總統的「美國第一」政策和強烈的保護主義,以及啟動中美貿易戰,正令各國警悟到必須重新審視全球貿易格局的迫切性,也將為「一帶一路」倡議帶來更大發展空間。

俗語說,西方不亮東方亮。中美貿易戰若擴大加稅清單至5,000億美元,將迫使中國必須加快對「一帶一路」沿線市場的戰略部署,把對外貿易重心轉向「一帶一路」地區,以抵銷美國加徵高關稅帶來的出口損失。目前中國商務部已將「一帶一路」視為應對中美貿戰的一個新出路。該部門還發布了「關於擴大進口促進對外貿易平衡發展的意見」,要求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作為重點開拓的進口來源地,並擴大雙邊貿易規模。

二、共建「一帶一路」以經濟效益為導向

「一帶一路」是否會造成「債務陷阱」?基本上,中國對「一帶一路」的共建項目都很重視債務管理,必須經過企業科學的可行性研究、嚴格的貸款審核,同時也有資產負債率的約束,不會帶來超過資產形成的債務。中國國務院已做澄清,一些國家的債務問題與「一帶一路」建設及其項目沒有必然關係。某些國家的債務水平過去即已很高,且主要是從國際金融組織〈如IMF〉長期借款,中國是後來者,更不是最大的債權方。

對於推動「一帶一路」共建項目,中國始終堅持以經濟效益為導向,根據項目國家實際情況提供貸款,避免給對方帶來新的債務風險和財政負擔,因此給項目國家帶來的是有效投資和有價值的資產,並非債務陷阱。最近習近平主席在「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時即指出,共建「一帶一路」要向高質量發展轉變,過去幾年雖已完成了總體佈局,繪就了一幅「大寫意」,但今後則要聚焦重點、精雕細琢,共同繪製好精謹細膩的「工筆畫」。

三、美國老鷹的幽靈仍將盤繞在「一帶一路」的天空

展望中美貿易戰的未來,目前悲觀氣氛瀰漫,但是套用西方一句諺語“Thing may have to get worse before they get better”,中文意思是「好事多磨」。這句話完全符合辯證法則,似可用來形容中美貿易戰的發展。最近川普總統在接受美國CBS王牌節目「60分鐘」的訪談,針對主持人提問中美貿易戰該如何解決?他迅速地回答說「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們不會再這麼繼續下去!」從中似可抓到一些立場上的微妙變化。

日本學者曾評論,從長遠看,中國有在周邊擴大自己影響力範圍的「朝貢圈」之DNA,美國也有開拓西部、拓展到太平洋、併吞夏威夷的「向西擴大勢力」之DNA。兩國歷史文化的「DNA」必然對撞,而中美貿易戰也恐難馬上歇止?現在川普總統動輒退出國際組織、與中國貿易戰、制裁俄羅斯和伊朗等,套用俄羅斯總統普丁的話,「這就好像美國國徽那隻老鷹,已把右爪的橄欖枝都吃掉,只剩下左爪的箭了!」因此中美貿易戰要和解仍需努力,而美國那隻老鷹的幽靈仍將盤繞在「一帶一路」的天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