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把台俄關係的歷史真相還給人民──寫在《台俄關係空白點》中譯版之前

發表於 2019/01/21

把歷史真相還給人民,這是1997年我在莫斯科出版《台俄關係空白點》俄文版一書的基本立場。有鑒於過去台灣處於政治戒嚴時期,並厲行「反共抗俄」政策,導致許多台俄關係的歷史真相被刻意「覆蓋」,也因此,我遂趁著1995年~1997年在俄羅斯國立莫斯科大學亞非學院攻讀碩士的機會,抓緊時間撰寫此書,當時主要的理念是:台灣人民有權利知曉台俄關係幾個重要的歷史事件真相!

    這些鮮為人知的台俄關係幾個歷史事件,都是20多年前我還在自立報社工作時所挖掘到的,所以撰寫這本書時也只能採取類似揭露新聞事件的方式來處理。由於深刻理解本身並非專業的歷史學者,恐無法採取最嚴謹的史觀和研究方法來撰寫這本書,而為彌補此一缺憾,我不斷向俄羅斯當時重要的多位漢學家請益,並獲致相當可貴的補充資料,最後才得以順利譯完這本書,並在莫斯科出版。

    這本書一開始是以中文版為底稿,但在進行俄文翻譯工作時遭遇不少障礙,有時俄文句型無法精準掌握,加上那時候我一面要準備學校論文,另方面又要把著書從中文譯成俄文,堪稱「蠟燭兩頭燒」,最後有幸在俄羅斯朋友的竭誠協助下,才得以如期完成俄文譯本,並在我學成返國前問世。

    然而,遺憾的是,由於這本書的內容涉及中俄邊界歷史爭議,導致俄方出版社敏感不願掛名,也使得這本書竟然淪為「地下出版品」,而這在當時的莫斯科也是存在風險的。除此之外,因書中觸及幾個事件,也都是相當敏感的議題,更引發台灣駐莫斯科有關方面的「關注」和無形壓力。包括:

一、共產國際在莫斯科培訓台灣社會主義運動精英謝雪紅等人;

二、蘇聯學者涅夫斯基來台,在阿里山鄒族部落精英高一生的協助下完成田野調查,幾年後雙方均不幸喪命在母國的槍口下;

三、台灣海軍在高雄外海「扣押」蘇聯《托阿普斯號》油輪事件;四、蘇聯KGB代理人路易斯以英國記者身分來台密訪蔣經國;五、葉爾欽總統有關台俄關係秘辛等。

最後為避免發生不必要的「麻煩」,我決定把全部印妥的書交由俄羅斯友人處理,只攜帶幾本回台灣。據悉,我的書除分送杜馬國會部分議員,也分贈一些左右派研究機構,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即有典藏,一位俄羅斯學者還曾在該所閱讀到該書,還特地利用到香港開會的機會轉機來台對我進行研究訪談。

    不過,回想起來,20多年前《台俄關係空白點》俄文版一書的出版,我因顧慮會產生政治的後遺症,所以只在俄文圈朋友間流傳,委實並未對當時台灣研究俄羅斯領域帶來衝擊。畢竟當時台灣的「反共抗俄」政策即使已漸趨淡化,但台俄人民對俄羅斯仍很陌生,大概也只知道蔣經國曾留學蘇聯,娶了一位白俄羅斯姑娘;蔣中正出版過一本《蘇俄在中國》的書,對共產國際的鬥爭理論不遺餘力批判。除此之外,台俄關係其他任何重要歷史事件仍遭有關機構「人為」閹割。

    後來在李登輝時代,政治戒嚴解除了,加上不久後的蘇聯瓦解,俄羅斯主權獨立後的葉爾欽政權向西方傾斜,才提供台北和莫斯科發展關係的有利空間。特別是蔣經國的非婚子章孝嚴在外交部擁有較大權勢,更進一步推動台俄實質關係,最後終於互設經濟文化代表處,許多台俄關係的隱密資料也適度開放了。

    事實上,台俄關係最早可追溯到1683年清朝康熙年間,台灣彭湖人林興珠率籐牌兵遠征西伯利亞,大敗俄羅斯船兵,並簽署雅克薩和平條約,開啟台俄關係第一頁,同時這也成為後來中國大陸和俄羅斯劃定邊界爭議的地區。除此之外,在過去近百年內的台俄關係歷史當中,還有幾個事件頗值得一提。

首先是清朝在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戰敗,簽訂馬關條約,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激起台民群起抗議,並成立「台灣民主國」,繼而呼籲列強干預日本佔據台灣,其中「聯俄制日」呼聲高漲,清廷大員張之洞曾提議以新疆数城讓俄,以換取俄羅斯沙皇保護台灣。此議最後雖未成功,但台灣則差點淪為俄羅斯附庸。

第二、在1925~1927年期間,一批台灣左派思想青年男女包括謝雪紅、林木順、許乃昌、謝連清等人,遠赴莫斯科東方勞動大學學習,這是當時共產國際培訓全世界殖民地民族革命的搖籃,謝雪紅、林木順後來也都成為日據時代台灣共產主義運動的先趨。

在莫斯科東方勞動大學裡,擔任日文-俄文翻譯的老師愛羅先珂是一位「世界語」的推動者,因而與日據時代台灣推動「世界語」的社會主義思想家連溫卿熟識,在連溫卿負責編纂的雜誌經常刊載愛羅先珂的文學作品。這又是台俄思想界和文學界的一段交流歷史。

    第三、1927年蘇聯學者涅夫斯基經日本到台灣阿里山,在鄒族精英高一生的協助下,完成鄒族田野調查,後來回到蘇聯還編寫一本《鄒族語典》,但在1937年則被史達林政權指控是日本間諜而遭槍斃。至於協助他進行田野調查的高一生,後來在228事件也因涉及庇護中共地下黨人,以及主張「原住民自治區」而遭逮補,並於1950 年被槍決。涅夫斯基和高一生兩人難得結下台俄關係史上跨國合作之緣,最後卻雙雙命喪在自己國家政權的槍口下,這應是台俄關係史上最值得弔念的一段歷史事件。

第四、1954年發生了台灣海軍丹陽艦在高雄外海「扣押」蘇聯《托阿普斯號》油輪、並監禁船員事件,此事震驚全世界,蘇聯駐聯合國大使甚至指控台灣在公海「劫持」〈托阿普斯號〉油輪,完全是「海盜」行為。這個事件經過了34年,一直到1988年,台灣人民才獲知真相。據悉,此一事件是美國所主導,企圖利用國民黨「扣押」的蘇聯船員來交換美軍在中國大陸被關的一些人。而執行該「扣押」任務的丹陽艦艦長,正是當今總統府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的岳父池孟彬。

當時我是從一位有軍方背景的教授那裡得知,〈托阿普斯號〉油輪「扣押」事件迄今仍有三位蘇聯船員被「安置」在台灣,基於良知使然,遂積極串聯我在政治大學東語系的學長也是國民黨籍山地立委蔡中涵研商如何「營救」,同時兵分兩路,我在自立早晚報揭露此一事件,以對當局形成輿論壓力,他則在立法院提出質詢,直接向政府部門施壓。後來國內其他媒體也跟進追蹤報導,最後迫使政府以「人道考慮」,決定護送三位蘇聯船員經新加坡回到莫斯科。俄羅斯媒體曾形容他們是「最漫長的出差勤務」。

第五、到了1960年冷戰時代,中國和蘇聯關係惡化,上述的路易斯以英國記者名義來台,並會見蔣經國,曾企圖推動台俄聯手對抗毛澤東政權的軍事行動計畫。尤其在1970年代,蘇聯與在日本的台獨組織接觸頻繁;另外,蘇聯KGB曾利用香港商人蒐集台灣情報等事件,背後則都涉及錯綜複雜的蘇聯與兩岸關係。但這些歷史,迄今台灣人民知道者甚少。

1990年代,隨著蘇聯瓦解,俄羅斯主權獨立後,因中俄邊界劃定談判仍在進行,加上葉爾欽總統的向西方傾斜政策,連帶地對與台灣接觸產生興趣。當時在章孝嚴的猶太友人牽線下,搭上了葉爾欽的身邊紅人羅伯夫,最後終於促成葉爾欽簽署對台灣關係的總統令,也為後來台北、莫斯科互設經濟文化代表處奠定法律基礎。

總結上述,我們可以發現,在台俄關係300年來,作為歷史主人的台灣人民,仍沒有辦法充分知道台俄關係的真實歷史面貌。而相對地,迄今絕大多數俄羅斯人民也並不清楚台俄之間曾經發生了什麼事件。也因此,這本《台俄關係空白點》的中文版或可居間發揮台俄關係歷史真相更加公開之觸媒作用。

  最後,必須指出的,《台俄關係空白點》俄文版係於1997年出版,在當時不正常的政治氛圍下,儘管台俄雙方的政治自由化已經開始起步,但相關資料仍幾乎被列為機密管制;如今經過20多年後,隨著台俄雙方社會的進一步自由開放,以及相關歷史文檔的大量釋放,竊想也有責任繼續在俄文版的基礎上,增補、修正和擴充內容,並直接以中譯版面世,希望能拋磚引玉,激發國內更多對台俄關係有興趣的學者專家,一起共同來挖掘台俄關係史上更多的史實和真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