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馗再世莫斯科?

發表於2019/02/26

        幾年前公出莫斯科,某夜應友人邀請,赴市中心一家俄羅斯人經營的茶藝館小敘。原以為這家打著「東西方之橋」旗號的茶藝館,不過是一般泡茶聊天的場所,卻意外地在那兒碰到了「俄羅斯鍾馗」。

        在茶藝館內,到處擺設各式各樣的道家符咒、法器、書籍,並隔間作為飲茶、習畫、書法和靜坐練功之用。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在略帶神秘昏暗的斗室燈光下,一位身材魁梧,滿臉長髯的俄羅斯人,與中國神話裡的鍾馗有幾分像。

        經我主動搭訕,才知道對方係在莫斯科警政單位擔任武術教練。他引領我參觀他的書房,牆上掛有鍾馗畫像,以及七星斬妖寶劍,儼然「現代鍾馗」的架勢。他告訴我,他很崇敬中國的鍾馗,因為他面惡心善,是正義的化身,能辟鬼驅邪。他又說,由於自己的職業在協助打擊作奸犯科的「魔鬼」(壞人),加上面貌長相關係,很多朋友開他玩笑,說他是「鍾馗再世」。不過,唯一的不同處是,中國的鍾馗喜歡喝大甕酒,而他則酷愛小杯茶。

        另外,在書房角落,還布置有小神龕,供奉一尊彌勒佛。他不時彎腰向彌勒佛禮敬一杯茶,並在小銅爐裡添加檀香粉,禮佛之虔誠謙恭,顯得他那魁武的身影頗為突兀。我問他,何以鍾馗也與彌勒佛同室?他一時答不上話,晃晃頭,略有羞澀地說:「我敬佩彌勒佛法力無邊,也想學習他的笑口常開,肚量大!」

事實上,鍾馗屬道教,彌勒佛屬佛教,本隸屬兩個不同教派,後來的人不察,才把祂們併在一起膜拜。在台灣的道觀、廟宇這是常有的事,沒料到遠在莫斯科也出現同樣的跨宗教崇拜現象。

    提起鍾馗抓鬼的故事,在華人社會是家喻戶曉,許多人在農曆除夕或端午節都循例懸掛鍾馗的畫像,以祛邪魅,然而究竟有無鍾馗這個人,歷來頗多議論。有人說,鍾馗就是「終葵」,狀如棒槌,與玉斧一樣,是古代用以驅鬼的器具,漢朝馬融的「廣成頌」,即有「揮終葵,揚玉斧」辟鬼的句子。

        那位「俄羅斯鍾馗」則認為確有鍾馗此人,並取出俄文版的中國神話故事材料作證,指稱應與唐玄宗(即唐明皇)詔來吳道子畫鍾馗圖的故事有關。沒錯,內容記載的是:有次唐玄宗在驪山染瘧疾,回到宮中後久久不癒,正當群醫束手無策之際,他忽然夢見一小鬼,腰間插紙扇,一隻腳打赤,前來偷竊他的玉笛和楊貴妃的紫香囊;隨後出現一大鬼,頭戴氈帽,身著藍袍,袒露一臂,伸手抓住小鬼,挖出兩顆眼珠,又把他撕成兩半,塞進嘴裡吞食。唐玄宗驚問大鬼何許人,對方答說「姓鍾名馗,武舉不捷之士也,誓與陛下除天下妖孽」。唐玄宗夢醒後,瘧疾痊癒,身體也日益強壯,遂詔來吳道子畫夢中的鍾馗圖,進而批告天下,家家戶戶在歲暮時張貼鍾馗圖以驅邪魅。

        對於鍾馗的故事,那位「俄羅斯鍾馗」還透露他閱讀過不少相關的神話記載,甚至反過來問我有關「鍾馗嫁妹」的故事。我雖對鍾馗的故事略有涉獵,但並非全然知曉,印象中在明朝有人談到十二月掛圖時,曾說「十二月,宜鍾馗迎福,驅魅嫁妹」之語。他更進一步建議我,在農曆除夕務必找幅「鍾馗嫁妹」的畫來掛。

        北國俄羅斯,他鄉遇鍾馗,莫非也是機緣。那位未曾告訴我真實姓名的「俄羅斯鍾馗」,會不會是中國古代的鍾馗再世,這疑問迄今仍繞迴我腦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