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南經濟連結APEC看新南向政策

2017/04/01 刊登於 台經月刊

  • 前言

    今年1月1日我國政府各部會啟動了「新南向政策工作計劃」,在新南向所涉及的18國當中,由於越南的政治穩定、經濟發展潛力龐大,已成為外人直接投資的目標國,近幾年更躋身亞洲經濟成長最快速的國家之一,所以被列為新南向第一波優先推動的主要對象國。然而,越南去年因內部發生一些不利因素,如氣候乾旱和洪災連續發生,影響農林水產業發展,加上開礦業產量也大幅減少,許多國營企業經營未能獲利,特別是全球經濟成長減弱、出口價格下跌,2016年遂出現近4年來經濟成長首度放緩現象。

展望2017年,由於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新政」的強烈貿易保護主義色彩、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以及英國「脫歐」事件的影響方興未艾、民粹極右勢力抬頭,全球總體政經環境恐怕不利於高度依賴對外貿易的越南經濟之後續平順發展,這不啻在原先閃亮的越南經濟和市場前景塗抹了一層陰影。不過,越南已充分利用主辦今年亞太經濟合作〈APEC〉年會暨領袖峰會的機遇,把本國的社會經濟發展戰略與APEC議題緊密連結,也因此,台灣如何在APEC架構下進一步拓展與越南的經濟合作,已成為政府經貿外交部門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工作之一。

  • 越南經濟的閃亮與陰影並存

    越南位於中南半島東岸,濱鄰南海,北與中國大陸接壤,西接寮國、柬埔寨和泰國灣,南與馬來西亞隔海相望,國土呈現一個大「S」型,是世界上海岸線最長的國家之一。越南的國土面積33萬1000平方公里,約台灣的9.2倍;人口9170萬人,約台灣的4倍。近幾年隨著中國-東協自由貿易區成立和升級、東協建立東協經濟共同體〈AEC〉、加入TPP協定並與歐盟簽署自由貿易協定〈FTA〉,作為參與國之一的越南經濟發展閃亮,加上活絡的內需市場和廣闊的輻射市場潛力,更成為外商鎖定的重要出口市場之一。根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的一項調查結果顯示,越南是今後1~3年海內外日資企業出口製品排名第二的重要市場。[1]

〈一〉「越南製造」水漲船高、外人直接投資目標國

    特別是越南的國內政治環境穩定、勞動成本便宜、制定具有吸引力的招商引資政策,使得以出口為導向的越南因貿易自由化和外人直接投資〈FDI〉流入而實現經濟高速成長,進而在扮演區域生產基地和市場輻射其他國家均擁有相對優勢,連帶地「越南製造」在全球供應鏈和價值鏈地位水漲船高,並一舉成為FDI的「熱土」,2016年更創下實際到位外資成長9%的歷史新高,達到158億美元。另根據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BIC〉的調查報告,越南是僅次於印度、中國大陸和印尼,排名第四位的日本製造業企業中長期有望前往直接投資的目標國。[2]

     越南國會去年通過「2016~2020國家社會經濟發展計劃」,預計未來5年內經濟成長率將高於2011~2015年上一階段,因此未來的經濟前景看俏,也給消費市場和投資市場打了一劑強心針。這個五年發展計劃將改革經濟成長模式,保障合理的經濟成長和穩定宏觀經,大力發展高附加價值產業以提高經濟效率和競爭力,並形成自主、有活力的國民經濟。具體經濟目標則包括:年通貨膨脹率控制在5%以內,國家財政赤字控制在國內生產總值〈GDP〉的3%~4%間,公共債務控制在GDP的62%以下,外匯存底減少到5個月進口等值。此外,也將致力把落後的經商環境提升到與新加坡、馬來西亞和泰國等東協老成員國之水平。[3]

〈二〉2016年GDP未達標、經濟形勢出現陰影

    儘管越南對未來五年的國家社會經濟發展懷抱信心,但2016年的經濟形勢則在多年的閃亮之後出現了陰影。越南總理阮春福在去年底一次總結2016年越南經濟社會發展和展望2017年任務的會議上不隱諱地指出,該國2016年的GDP預估只有6.21%,雖然遠比其他許多東南亞開發中國家高,卻未達到政府原先設定的目標區6.3%~6.5%,並指稱因天然災難造成GDP縮水1個百分點,以及暗指台塑河靜鋼廠排污災難導致大量魚隻死亡也造成GDP縮水0.3個百分點。他還表示,2016年還有國際上掀起貿易保護主義、南海情勢難以預測等因素,使得越南經濟發展面臨許多困難和挑戰。[4]

    在此一大背景下,儘管這幾年有不少外資企業因越南的法規不透明、官僚文化、基礎設施不完備、勞動成本上漲、通關程序複雜等問題,而出現撤資現象,但外資企業特別是日資企業始終看好越南的市場規模和更大成長性,以及廉價勞動力和優秀人力資源,還有政治社會情勢相對穩定,也因此,目前日本仍是僅次於韓國為越南第二大投資來源國。[5]

〈三〉2017年經濟社會發展計劃已朝著較好的方向走

    根據越南總理阮春福引述越南計劃投資部統計局的分析數據指出,雖然2016年越南的經濟成長速度有沒能完成既定目標,但仍保持著「穩中有進」的局面。[6]雖然農林業和水產業成長率創下自2011年以來最低成長值〈1.36%〉,開礦業成長率也下跌4%,但其他行業都呈現良好的成長態勢,譬如服務業成長率為6.98%、工業及建設業成長率為7.57%,以及製造加工業成長率為11.9%。另外,2016年12月製造加工業的庫存指數則創多年來歷史新低,勞務用工的工業企業就業指數也有成長,以及全年度內新成立企業數量首度超過10萬家,這些經濟指標都已顯示越南經濟正在釋放正面而積極的訊號。

    事實上,越南國會在去年11月已通過「關於2017年經濟社會發展計劃的決議」,主要設定指標是GDP成長率達6.7%, 出口總額成長率定在6%~7%之間,貿易逆差占出口總額的比例為3.5%,居民消費者物價指數成長4%,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占GDP的31.5%左右,貧困縣比率下降4%,城市失業率保持在4%以下,接受過職業技能培訓的勞動力占總勞動力人數的55%~57%,全國醫療保險參保率達82.2%。[7]基本上,2017年的經濟社會發展計劃已朝著較好的方向走。

〈四〉內外部環境因素制約經濟發展更大的未來性

    然而,越南作為新興的世界製造工廠之一,但內外部環境仍有負面因素,也制約了越南經濟發展更大的未來性。在內部環境方面,越南境內物流業發展卻很薄弱,大多數物流業屬於中小規模企業,難以提供附加價值高的現代物流服務,加上物流基礎設施不完備,河道、海港和火車站未能配備現代資訊系統,導致當地製造業受制於低水準的物流和較高的物流成本,遂制約了越南的對外貿易競爭力。[8]最近越南政府已批准有關至2025年提高越南物流業競爭力及促進物流業發展的行動計劃,力爭實現物流業對GDP貢獻率達到8%~10%,甚至達致在全球物流績效指數排名擠進前50名的目標。[9]

    在外部環境方面,越南原本寄望與歐盟簽署FTA後可以迎來新的市場機遇,但目前歐盟政經情勢混亂,已直接影響越南出口型主力產業如服裝紡織、食品等加工製造業原先計劃擴大拓銷歐盟市場的發展策略。尤其隨著川普總統高舉貿易保護主義旗幟,指控中國大陸是「匯率操縱國」,並揚言對大陸採取懲罰性高關稅措施,中美貿易戰爭陰霾籠罩,瑞士國際管理發展研究院〈IMD〉東南亞暨大洋洲區域總間聶東平教授即已示警,中美若貿易戰將殃及東南亞〈含越南〉的產業發展和出口貿易。[10]因為東南亞同時是中美兩國的最大貿易夥伴之一,也是區域製造業延伸供應鏈中一個重要組成部分。

〈五〉Note7停產和美國退出TPP對越南經濟造成雙重打擊

    另外,在外商原本瞄準「越南製造」的紅利,也因去年越南卻遭遇韓國三星Note7停產和美國退出TPP的雙重打擊。三星Note7停產不但迫使在越南投資的手機工廠停工,並導致去年越南的出口減少0.3%,甚至對供應三星手機零組件的越南企業造成損害,還波及相關物流運輸和供應網絡的營運發展,越南貿易部並不否認,三星的困境可能直接導致越南經濟陷入困難。[11]美國退出TPP,更使得越南原本寄望TPP生效後能擴大出口美國市場的新貿易政策充滿不確定性。

    最後是,受到全球經濟復甦緩慢的影響,以及美國不明確的對外貿易政策,已相當程度衝擊到越南擴大出口的計劃,加上越南原本屬於TPP生效後的最大受惠國,如今TPP因美國退出而面臨潰敗,更是削弱外商〈特別是紡織纖維、衣料業〉原本看好以越南為生產基地來擴大出口美國的意願,因此今後如何吸引外商直接投資資金是一個巨大的挑戰。[12]

三、越南承辦2017年APEC年會

    正當越南的經濟發展在持續幾年閃亮後開始蒙上陰影,以及當前亞太經濟面臨許多不利因素和挑戰的背景下,越南時隔10年第二次承辦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並設定年會主題為「激發新動力、攜手創未來」,希望讓APEC重拾經貿成長勢頭,拓展新領域,進一步深化區域整合進程,以滿足各成員國新的發展需求。越南工商會主席武進祿認為,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將是越南企業促進投資與貿易往來的千載難逢的機會,同時對越南經濟乃至世界經濟發展將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13]

   從1998年越南加入APEC的18年來,實行國際關係多邊化、多樣化及廣泛融入世界經濟已有很大進展,而在APEC各種場域都積極主動提出倡議,不但爭取到資金、科技、人力資源培訓等支持和幫助,也為自己打造一個充滿活力、開放和融合的國家形象。對越南來說,APEC是聚集合所有戰略夥伴和經貿夥伴的平台,並占越南引進FDI的80%,以及接待外國觀光遊客的70%,同時越南大部份的FTA也幾乎都是與APEC夥伴簽署的,而APEC更是越南出口商品的主要市場。[14]

〈一〉越南經濟發展問題連結APEC年會議題

    越南舉辦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除聚焦於符合區域成長和經濟整合的重大優先議題,也保持APEC延續性的各領域議題如:支持貿易自由化和反對保護主義、加強基礎設施及機制的互聯互通、有機會從市場開放和經濟自由化獲益、實現永續發展和包容性發展等,以及協助中小企業發展、幫助婦女參與經濟活動、培育人力資源、縮短發展差距、發展智慧型農業、糧食安全和水資源安全等等。這些議題不僅是越南,也是APEC需要解決的迫切問題。

    其中的發展智慧型農業和糧食安全,更是越南在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要力推的重點。由於越南農村地區勞動力占全國勞動力總數的40%,2016年因氣候變遷帶來的自然災害造成經濟損失近17億美元,直接影響國家經濟發展。而越南農業發展的最大限制因素,就是自然災害、農業企業能力較低、農業科技運用不足,食品安全、農產電子商務未得到應有的關注,以及農業領域的監察體系不達標等,所以大力推進農業結構改革、提升農產品價值等,都是當前最迫切的問題。[15]基於上述背景,越南推動足以應對氣候變遷和永續發展的智慧型農業及糧食安全等,遂成為今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的焦點議題之一。

〈二〉以東道國主場優勢推動APEC特殊的新議題

    值得注意的是,越南還以今年APEC東道國的主場優勢,推動一些特殊的新議題。今年越南將舉辦首度的「APEC文化交流活動」、「APEC商業環境會」,以及「APEC創業論壇」。越南APEC高級顧問阮月娥大使強調,推動文化交流有助於增進瞭解和友誼,還有助於人與人的溝通,這是亞太經濟整合和區域整合的重要組合部分。[16]目前越南政府的施政重點之一,也是要在確保經濟與文化和諧永續發展基礎上,再大力發展文化,並連結到體育和旅遊業相關領域。另外,有鑒於越南的國外遊客量在2016年已達到1000萬人次,越共中央政治局決議將於2020年前基本上把旅遊業發展成經濟支柱產業之一,為越南經濟社會發展發揮助推作用。[17]

    至於「APEC商業環境會議」和「APEC創業論壇」兩項新議題,前者是受到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報告的刺激而辦,因為越南在全球190個經濟體中排名第82位,處於較低水平,故藉由舉辦該項會議作為越南在21世紀的貿易與投資總進攻行動。後者則因考量到越南面對全球化和新一波工業革命浪潮,以及在革新創新基礎上推動創業正成為全球新趨勢,所以越南政府開始啟動建設創業型國家,希望透過舉辦創業論壇作為越南創業新階段的開端。

〈三〉越南新五年經濟政策方向與APEC 2020年目標一致

必須一提的是,越南政府秉持越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對2016~2020年經濟政策方向的定調,將力求市場經濟體制的整備、人力資源和科學技術的發展、基礎建設等三個戰略的突破,希望到2020年完成進入近代工業國家的目標;[18]同時還關注提高對外開放水平,並把成功舉辦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視為對外工作在深度融合國際社會時期的核心任務,以及在外交工作到2020年的重點內容。

由於越共十二大對未來五年的經濟政策方向的定調,正好與APEC推動貿易投資便捷化的2020年茂物目標〈Bogor goals〉進程一致,越南政府也已準備與APEC的 21個成員國一道共建2020年後之發展願景。

四、新南向前進越南的機遇與挑戰

    目前台灣係把越南列為新南向政策第一波推動多元關係連結的國家之一,這並非是偶然的。近幾年越南的經濟成長迅猛,2016年GDP成長率為6.21%,加上人口數9170多萬,人口中位數29.6歲,年輕族群規模亞洲第二大,勞動力資源澎湃,勞工價格便宜,以及在東亞區域產業鏈分工格局扮演著重要角色,已經被視為繼中國大陸之後的第二個「世界工廠」。

    尤其在東協經濟共同體統一市場建立後,以及越南與歐盟簽署的FTA即將於2018年生效,對外資進駐具有很大吸引力。特別是去年越南的人均GDP雖然只有2164美元,但人均購買力平價〈PPP〉則接近6000美元,[19]加上中產階層人數約1900萬人,消費能力強勁,更使越南成為外商積極拓銷的海外重點市場之一。

〈一〉越南始終是台商的出口和投資重要市場

根據經濟部國貿局的「新南向政策服務指南」,到2016年第3季台商在越南的投資件數共2541件,投資金額319億289萬美元,為越南第四大外資來源國,僅次於韓國、日本、新加坡,主要投資產業有紡織成衣業、鞋業、食品加工業、橡膠塑膠製品業、木製家具業等。近年來越南政府提供電子製造業許多投資優惠,不少國際大廠如Samsung、LG、Panasonic和Intel等皆在當地投資,其協力廠商紛紛跟進,已開創出另一番電子製造業供應鏈。[20]

    另外,越南是台灣的第九大貿易夥伴,2015年雙邊貿易總額約131億美元,同時也是台灣的第七大出口市場。2015年台灣出口越南約110億美元,同期越南出口台灣約21億美元,台灣享有約89億美元的貿易順差。而台灣則是越南的第四大進口來源國,僅次於中國大陸、韓國和日本,以及第五大貿易夥伴。台灣出口越南主要產品包括布料、機械設備及其零件、鋼鐵、塑膠原料、纖維、化學原料、燃油、紡織成衣鞋類及其配件等。[21]

〈二〉前進越南市場仍存在許多風險和挑戰

    不容置疑,越南經濟有光亮也有陰影,前進越南市場仍存在許多風險和挑戰。除上述機會之外,台商前進越南的主要挑戰不外乎以下幾項:1.當地的基礎設施不足、物流服務業水平較低,加上勞動成本逐年上升,將增加企業營運成本;2.法制執行缺乏透明度衍生貪腐現象,造成企業經營困擾;3. 外資湧進投資和開拓市場,形成嚴重的競爭格局,擠壓了台商的機會;4.旱災和水災等自然災害,導致企業產銷活動受波及;5.人為災難的排華事件,對台商人身和財產安全形成威脅;6.外部因素不確定性,如中美貿易衝突影響越中兩國的產業供應鏈斷鏈危機;7.地緣政治緊張如南海主權爭議,可能帶給越南的政經局勢動盪等。

〈三〉不宜浪漫看待商機、更要理性防患風險

    當然,就各種有利條件看,越南的確如日本JETRO和JBIC的調查結果所說的,是企業出口製品的重要市場,以及值得中長期投資的國家。但從現實的角度思考,越南也確仍存許多不確定和致命的風險,也因此,在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大旗揮舞下,台商前進越南的心態就不宜太浪漫,唯有實事求是,才是贏的策略。

    相對地,政府經貿部門在向國內工商企業界宣導前進越南時理應正反資訊並陳,以及在推介當地市場擁有龐大商機時更要提醒背後也存在諸多風險,才能讓台商不至於浪漫看待商機,而更能務實防患風險,最後才能趨吉避凶。

五、結論 

    綜合上述,不難理解越南很有智慧和靈活地把本國社會經濟發展與APEC議題緊密連結,其目的係在促使越南和APEC成員國重拾經貿成長勢頭,拓展新領域,進一步深化區域整合進程,以滿足新的發展需求。另外,越南政府更把成功舉辦2017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視為對外工作在深度融合國際社會時期的核心任務,以及在外交工作到2020年的重點內容。

    若檢視今年APEC年會暨領袖會議的議題,由年會總主題「激發新動力、攜手創未來」,到四大優先領域議題包括:1.促進永續發展、創新及包容性成長;2.深化區域經濟整合;3.強化微中小企業在數位時代隻競爭力及創新;4.改善糧食安全及永續農業以因應氣候變遷,很明顯地都與越南的「2016~2020國家社會經濟發展計劃」執行內容相一致。

    看看越南,極盡所能地把本國的社會經濟發展戰略與參與APEC活動緊扣在一起,既要發展自己國家的經濟和經貿投資市場,也在搭亞太經濟合作到2020年進程的列車。若反思自己,此時此刻台灣正在推動新南向政策,又應如何利用APEC架構深化與越南的經濟合作,創造互利共贏,也頗值得進一步思考和立即展開行動。


[1] 「2016年度アジア·オセアニア進出日系企業實態調查」報告,JETRO,2106年12月21日

[2] 「わが國製造業企業の海外事業展開に關する調查報告 ─2016年度海外直接投資アンケ―ト結果〈第28回〉」,日本國際協力銀行〈JBIC〉,2016年12月

[3] 「越南制定2016~2020年經濟結構調整規劃草案」,《越南消息》〈Viet Nam News〉,2016-08-19

[4] 「PM lauds 10 remarkable socio-economic achievements」,News VietNamNet,29/12/2016

[5] 同註2

[6] 「Press release announcing socio-economic statistics of 2016」, 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 of VIET NAM〈GSO〉,28/12/2016

[7] 「越南第14屆第2次會議通過《關於2017年經濟社會發展際化的決議》」,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報網》,2016年11月8日

[8] 「越南物流業發展遲緩限制貿易競爭力」,中國駐越南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轉引《越南新聞網》〈News VietNamNet〉報導,2016-11-28

[9] 「越南力爭2025年物流業對GDP貢獻率達到8%至10%」,《越通社-VAN》,2017年2月16日

[10] 「中美若貿易戰將殃及東南亞  專家:後者更偏重中國」,《環球網》國際新聞,2017-02-07

[11] 「越南擔心三星Note7停產會波及其經濟」,中國駐胡志明市總領館經商室轉引越南《投資報》的相關報導,2016-10-17。

[12] 「越南2017年招商引資面臨諸多困難」,越南《人民報網》,2017年2月19日

[13] 「2017年APEC峰會:越南企業千載難逢契機」,《越通社》〈VNA〉

[14] 「2017年亞太經合組織系列會議肯定越南的地位」,《越南之聲》〈VOV〉,2016年11月22日

[15] 「阮春福總理:消除體制性障礙 促進農業產業發展」,越南共產黨中央委員會機關報《人民報網》,2016年12月26日

[16] 「2017年亞太經合組織系列會議將帶有深刻的越南烙印」,《越南之聲》〈VOV〉,2016年8月29日

[17] 「越共中央政治局發布關於將旅遊業發展成未經濟支柱產業的決議」,《人民軍隊》中文網,2017/01/18

[18] 「共產黨第12回黨大會:2016~2020年經濟政策方向性」,IDE-JETRO,http://www.ide.go.jp

[19] 「世界數據圖冊〈越南部分〉」,以PPP為基礎的GDP數據,出處:Knoema.com

[20] 「新南向政策服務指南」,經濟部國際貿易局,2016年10月

[21] 「越南與我國經貿關係」,外貿協會全球資訊網,2017年2月22日提供的數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