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第七章 台灣「劫持」蘇聯油輪事件

發表:2019年6月2日

最近美國以「違反對北韓制裁協議」為由,在公海強行扣押北韓和塞拉利昂雙重國籍貨船,而被抨擊是「非法的搶劫行為」、「踐踏聯合國憲章的侵犯主權行為」。此事件也讓人回憶起1954年6月23日台灣海軍丹陽艦在南部外海「劫持」蘇聯《Tuapse托阿普斯號》油輪、並有四名蘇聯船員被滯留台灣長達34年的一樁歷史事件。

台灣「劫持」蘇聯油輪事件曾震驚全世界,且引發蘇聯駐聯合國大使公開指控台灣此舉完全是「海盜」行為。但當時因台灣正值「反共抗俄」的戒嚴時期,外界無法知悉整個事件的原委,直到1988年 3月,經筆者在自立報系獨家揭發仍有四名蘇聯船員滯留在台灣,並經由國民黨籍立委蔡中涵冒著被開除黨籍風險提出緊急質詢,整個事件才真相大白。該事件是由美國主導,企圖利用台灣「扣押」的蘇聯船員,來交換美軍在中國大陸被關的一些人;而執行該「扣押」任務的丹陽艦艦長,正是當今總統府國安會秘書長李大維的岳父池孟彬,至於《托阿普斯號》油輪後來則改建為台灣海軍的《會稽號》軍艦。

筆者係從一位有軍情背景的畢英賢教授那裡得知,遭台灣扣押的《托阿普斯號》油輪仍有四位船員被「安置」在台灣。基於良知使然,遂積極串聯筆者在政治大學東語系俄文組的學長蔡中涵立委研商「營救」,同時兵分兩路:筆者徵得自立早報和晚報編輯部高層的支持,以顯目版面揭露此一事件;蔡中涵委員則在立法院提出緊急質詢,直接向政府部門施壓,但黨政高層則以「此案涉及國家機密」為由,警告蔡委員應適可而止。後來國內各大報刊雜誌、電視台也相繼跟進,擴大追蹤報導,一位黨營電視台記者劉忠繼還因獨家播報「蘇聯船員被滯留在陽明山台銀宿舍」的消息,不久就丟了飯碗。最後隨著一波波強大的輿論壓力湧現,終於迫使國民黨政府以「人道考慮」,於1988年8月16日,低調地將四名蘇聯船員當中的三名經新加坡護送回到莫斯科。當時俄羅斯媒體曾形容:「這是最漫長的出差〈運油〉勤務」。至於那名不願被護送回國的船員,則公開表示「喜歡台灣」,「要做個自由人」,最後也獲得內政部核准歸化為中華民國公民。

1.「劫持」《托阿普斯號》始末

        1954年6月23日,蘇聯油輪《托阿普斯號》在台灣南部外海被海軍丹陽艦「劫持」,理由是該油輪「違反韓戰時簽署之對中國大陸禁運國際協定」;其中,有四十九名蘇聯船員被「滯留」,希望說服他們響應「投奔自由」的政治號召。後來在國際組織紅十字會的奔波救援下,蘇聯船員大多已陸續被釋放離去,但到1988上半年仍有四名還被滯留在台灣。這事件堪稱台俄關係史上最令人遺憾的一頁。

由於當年國民黨政府才自中國大陸敗退台灣不久,美國第七艦隊已在台灣海峽協防區域安全,後來美國國務院解密資料顯示,係美國在背後主導「劫持」《托阿普斯號》油輪和滯留蘇聯船員在台灣之計畫,因為當時中共在中國大陸也拘禁了一批被擊落的美國空軍飛行員,美國政府打算藉《托阿普斯號》事件與蘇聯談判,希望通過蘇聯管道,迫使中共釋放還被拘禁在中國大陸的美國空軍飛行員。也因此,台灣方面就這樣「配合演出」,犯下一次與人道距離相去甚遠的「劫持」油輪、滯留船員的歷史性錯誤。

        對於台灣海軍「劫持」《托阿普斯號》油輪一事,那個年代的台灣民眾並不清楚整個事件發生的真相,頂多只能從政府公布的官方消息略知一二。當時的新聞局長吳南如曾發表聲明指出:「中國〈中華民國〉海軍於6月23日在台灣附近海面發現油輪一艘,正向我政府業已宣布關閉的匪區(中國大陸)港口行駛。鑒於該油輪所載油料,仍屬聯合國所列禁運戰略物資;且根據該油輪艙單所載,油料確係運往上海交與匪(中共)石油公司。中國(國民黨政府)海軍業已將該托阿普斯號蘇聯油輪押駛到高雄港,現正由主管機關處理中。」

另外,當時的行政院院長俞鴻鈞也曾召開院務會議,研究如何處理《托阿普斯號》油輪。在會中,國防部秉持當時擔任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蔣經國的意見,主張以「政治號召」為原則,勸導蘇聯船員投奔自由。也因此,代表國防部發言的卜道明(留學莫斯科中山大學、與蔣經國同學),在會中力主以「政治號召」,扣押蘇聯船員。據悉,後來蔣夫人宋美齡還特地率領全國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代表,攜帶好酒、美食協助軍方對蘇聯船員進行「招降」。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國民黨政府各部門在對蘇聯船員展開「政治號召」的過程中,赫然發現俄語人才奇缺。早年〈1925–1927〉留學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其後隨國民黨政府來台的留俄同學,在與蘇聯船員溝通時仍有不少障礙。蔣中正總統獲悉此一尷尬情事後,遂下令在國防部軍官外語學校創辦台灣第一個俄語人才訓練班,並於1957年正式開課。同年,外交部也在政治大學東方語文學系設置獎學金,成立俄文組。後來,文化大學、國防部政治作戰學校也開始設置俄文系。所以可以說,《托阿普斯號》油輪事件堪稱台灣俄語教育的催生婆。

2. 蘇聯全力救援被「滯留」台灣的船員

        在蘇聯方面,也積極展開營救《托阿普斯號》油輪船員行動。除了官方發動大規模的「反台」宣傳活動,甚至將《托阿普斯號》事件拍成電影,極度醜化台灣之外,時任蘇聯外交部長莫洛托夫更在1954年6月到1955年11月期間,多次利用在瑞士日內瓦各國外長集會時,向當時的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大發牢騷,指稱《托阿普斯號》油輪的四十九名船員被扣留在台灣已達一年以上,其中二十九名船員後來雖已順利返回蘇聯,但仍有二十名船員歸不了家鄉。台灣海峽其時係在美國第七艦隊的保護下,所以美國政府對《托阿普斯號》油輪被台灣軍方「劫持」,也難辭其咎。針對莫洛托夫的說詞,杜勒斯則辯解:「美國為此事已盡了最大努力。他本人在一次訪問台灣時,也曾當面向蔣中正總統籲請釋放蘇聯船員。他也不相信滯留在台灣的二十名蘇聯船員是被迫做此選擇的。」

        上述莫洛托夫所言二十九名船員之所以能獲釋,主要應是蘇聯政府在1995年透過法國外交官及瑞典國際紅十字總會全力營救的結果,這批船員在台灣總計被扣押了13個月。剩下的二十名蘇聯船員,後來也陸續被釋放,分批離開台灣。直到1988年上半年,尚有四名船員滯留台灣,同年8月19日才結束形同被「軟禁」長達34年的命運,重新回到自己的故鄉。但此時的蘇聯早已瓦解,新的國名為俄羅斯聯邦共和國。

        相對於蘇聯政府的營救工作,還有媒體和私人管道在居間協助斡旋。1960年代曾有蘇聯國安機構KGB人員路易斯,以英國倫敦新聞晚報記者的身分,透過私人關係與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新聞局長魏景蒙取得連繫,要求轉交一批來自蘇聯的信件和照片給被扣押在台灣的《托阿普斯號》船員。他同時也要求親自來台灣進行瞭解,並建議勿讓美國政府介入釋放蘇聯船員的工作,而應由他本人居間負責協商釋放工作。當然,路易斯一廂情願的要求,並未被台灣當局所接受。魏景蒙日記中的《王平檔案》,對路易斯建議居間協商釋放《托阿普斯號》船員有相關記載。

3. 務必記下返鄉的三名蘇聯船員大名

最後必須交代《托阿普斯號》油輪三名船員返回俄羅斯後的訊息。1988年8月19日蘇聯《塔斯社》曾簡單報導此事。但同年8月份第35期《新時代》雜誌則以「自地獄回來的三個人」為題,詳細報導了三名蘇聯船員遭扣押在台灣的不幸命運。報導中特別提及,在《托阿普斯號》油輪被台灣海軍扣押後第三天,當時的蘇聯副外長佐林曾照會美國駐蘇聯大使飽雷,要求美國政府對於《托阿普斯號》油輪的被扣押必須負起完全責任,並應迅速歸還該船和船員,以及嚴懲採取此一非法行為的機構〈意指國民黨政府〉,而且應保證以適當方法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但事實上,《托阿普斯號》油輪最終已被改建成了台灣海軍的《會稽號》軍艦。而最近,卻又發生美國軍艦在公海扣押北韓貨船的事件。古今對照,令人不勝唏噓!

1988年10月6日,蘇聯官方的《和平與進步廣播電台》以英語廣播,呼籲全球聽眾發起一項連署簽名運動,協助仍被台灣當局拘禁的最後一位《托阿普斯號》船員Lopatyuk早日返回祖國故鄉,目前他的健康情況極差。到了1993年1月21日,《莫斯科論壇報》忽然用大篇幅報導《托阿普斯號》油輪船員被台灣扣押事件,其標題為:「長達三十四年的勤務」,這個「勤務」時間之久之長,在全世界船員史上恐怕無出其右者。後來在莫斯科又出現一部《來自地獄的人》電影,把《托阿普斯號》事件搬上銀幕。

總結上述,不禁要問:人的一生有幾個34年?希望類此在過去冷戰時代發生的蘇聯《托阿普斯號》油輪被台灣「劫持」事件,永遠不再重演。筆者於1997年在莫斯科出版的《台俄關係空白點》一書,曾基於「台灣的良心」,公開向三位劫後餘生的前蘇聯船員致上最大歉意。儘管今天不知道他們是否仍安在?但筆者仍願意於此記下他們的大名,分別是瓦倫進‧克尼加,弗拉基米爾‧沙柏林,以及巴里斯‧皮沙諾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