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包」與「竹苞」

發表:2019年7月15日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黨內初選,今天公佈民調結果,韓國瑜以44.8%,壓倒性大勝郭台銘的27.7%和朱立倫的17.9%,順利獲得代表國民黨參加2019年總統大選門票。過去韓國瑜在許多人眼中是個不折不扣的「草包」,如今「草包」也有機會選總統,令人不由得想起清朝乾隆時期大學士紀曉嵐藉「竹苞」拆字,嘲諷朝廷權貴和珅一夥人个个〈個個〉都是「草包」的故事。

在乾隆皇帝當政時,軍機大臣和珅受皇上庇護,賣官鬻爵,廣蓄財產,多行不義,深為紀曉嵐所不齒。有次,和珅改建府第,營造花園,樓台亭閣、假山溪水、奇花異草,應有盡有,為炫燿門面,又委請名人題字、題詞。當時紀曉嵐素有「清朝第一才子」之稱,名滿京華,和珅自然會想到他,就請他為園中涼亭題額。紀曉嵐也鄭重其事地為涼亭寫了「竹苞」兩個大字,和珅很滿意的請人雕刻製成金匾掛上。

後來和珅在府第落成典禮日,大宴朝廷文武百官和左右親信,並引導賓客遊覽花園。乾隆皇帝聞訊,也趕來湊熱鬧。當他到了涼亭跟前,細看「竹苞」二字後,好奇問是何人所題?和珅答說出自紀曉嵐之手,立即引來乾隆皇帝哈哈大笑。和珅疑惑地趕忙問道:「奴才愚鈍,不知聖上所笑何事,請明示!」乾隆皇帝說:「這是紀曉嵐在罵你啊!你看,『竹苞』二字拆開,豈不成為『个个〈個個〉都是草包』?」

本來,「竹苞」一語出自《詩經‧小雅》的「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原詩在歌頌周王宮室落成,意指宮室綠竹蒼翠,青松茂密,後人遂以「竹苞松茂」一詞來祝賀府第落成。但紀曉嵐故意只寫「竹苞」二字,實隱含嘲諷之意,而真正的「大草包」和珅,卻誤以為是紀曉嵐故意省略「松茂」二字,以求文簡意豐也。

反觀當下,自從韓國瑜宣布參選總統以來,民進黨人就經常戲謔他是個「草包」,認為到了總統選戰時,他比較好打。而持相同看法者,在國民黨內也大有人在。不過,最近自由時報總編輯鄒錦雯在一篇「一人對付兩黨」的新聞解讀時,倒是難得說了公道話。她說,催促韓國瑜「被動」參選總統的這個強大民怨,是衝著兩黨而來,他們既要推翻民進黨,也想改造國民黨,他們賦予韓國瑜的任務,是一人對付兩黨。但是民進黨輕敵,以為韓國瑜是「草包」比較好打,基本上這不脫精英思維。

的確,罵韓國瑜是「草包」的,大多屬兩黨「菁英們」。但不容置疑的,在廣大庶民眼中,韓國瑜接地氣又有謀略,絕非是「草包」;反倒是那些兩黨「精英們」,就可能是紀曉嵐筆下的「竹苞」,兩字一一拆開來後,就變成个个〈個個〉都是「草包」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